F1虚拟大奖赛逆风开赛,赛车电竞前景几何?
2020-04-15  来源:雷竞技出品  

  

  新华网成都4月10日电(吉戎昊)极高仿真度的赛道、逼真的比赛画面、职业的赛车选手,如果不是忠实的车迷,你或许很难发现这样一场比赛和真实的F1有何不同。

  近期,为抵消疫情期间不能办赛的损失,F1官方举办了一场“特殊”的F1虚拟大奖赛,并以此暂时替代延期举行的F1赛事。

  事实上,随着科技发展,一些赛车游戏已成为真实赛车的辅助训练。近年来,已有多家职业赛车队通过模拟赛车的成绩选拔职业车手。在线下赛车运动全线暂停的情况下,更多人也将目光聚焦于赛车电竞之上。

F1虚拟大奖赛逆风开赛,赛车电竞前景几何?

  △参赛选手在进行电竞赛车比赛。图片来源:文汇报

  门槛不低,正向反馈较少

  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或多或少都接触过竞速类电子游戏。QQ飞车、跑跑卡丁车等线上竞速类游戏都曾“红极一时”,在中国网络游戏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虽然诸如QQ飞车、跑跑卡丁车这类竞速游戏曾多次举办较大型线下比赛,但事实上他们并不属于赛车电竞范畴。

  CUITIMATE崔岳赛车工作室发布的《2019中国赛车电竞产业报告》显示,根据时长、设备要求、特点等方面,竞速类游戏可分为娱乐级、体验级、模拟级三个级别。在报告中,只有体验级和模拟级的竞速游戏才能被定义为“赛车电竞”。

F1虚拟大奖赛逆风开赛,赛车电竞前景几何?

  对比娱乐级的竞速游戏,体验级的赛车游戏和真实级的模拟赛车有着更具仿真度的模拟赛车驾驶体验,但相对更高的门槛也成为了赛车电竞发展的“阻碍”。

  一位赛车电竞爱好者告诉新华网:“赛车电竞通常需要购买一套较为专业的赛车模拟器,包括赛车座椅结构和方向盘等赛车模拟设备等一大堆专业硬件,投入成本并不低。”

  与赛车电竞不同,现在大多数电竞项目都是通过家用电脑、手机等常用硬件执行,项目成本投入较为可控。

  焕驰文化首席运营官陈榆对新华网表示,一套最便宜的赛车模拟设备不到500元就可购买,但不同价位模拟设备间存在着明显差距,“如果想到得到更好的模拟赛车驾驶体验,需要投入更多资金。”

  较少的正向反馈也是赛车电竞的困境之一。娱乐级竞速游戏多以线上竞速对战游戏为主,玩家可以在游戏中获得游戏经验、提升游戏等级、购买游戏道具……游戏厂商也正是通过这些正向反馈的“激励”,来增强用户黏性。

  然而,因为对真实性的偏重,上述现实中并不存在的“虚拟产物”在“赛车电竞”类型竞速游戏中很少出现,相应能给玩家提供的类似正向反馈并不多。

  陈榆坦言,除了赛车电竞职业选手外,很少有人能长期坐在模拟设备上,“日常练习时,只有自己和自己对决,只能通过刷新赛道圈速记录来获得正向反馈。”

  用户集中一线城市 赞助体系尚未成型

  近年来,国内也举办过一些较大型的赛车电竞赛事,如2018年在上海举办的KES总决赛、2019ERL亚洲赛车电子竞技大师赛总决赛、中国电竞赛车锦标赛(CERC)、2019 F1电竞中国冠军赛……从办赛区位分布来看,大部分办赛地都属于国内经济较发达的一线城市。

  陈榆认为,赛车电竞的核心用户之所以基本集中在大型城市,主要是因为大城市拥有更好的消费力,同时拥有着良好的线下赛车氛围基础。

  “此前我们在国内各个一线城市举办过赛事的分站赛,反响热度最好的是上海。” 陈榆分析,其原因与F1赛事长期落地上海密不可分。

  相比于F1这样的真实赛车竞速,举办赛车电竞赛事的成本投入无疑将大大减少。但对比其他电竞赛事,办一场赛车电竞的赛事成本并不算低。

  陈榆透露,举办一场较大型的赛车电竞比赛成本估算至少为200万元。在他承办运营的部分赛事中,有些赛事运营成本甚至能达到千万以上。

F1虚拟大奖赛逆风开赛,赛车电竞前景几何?

  △中国选手周冠宇夺得F1虚拟大奖赛首站冠军。图片来源:周冠宇个人微博

  如此大的办赛成本由谁承担?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大型赛车电竞比赛盈利模式并不多,办赛成本主要由政府投入和商业赞助分摊。有些赛事,政府的投入占比甚至达到70%。

  商业赞助方面,陈榆表示,国内电竞赛车赞助方主要以电脑外设品牌和电竞赛车设备品牌为主。令人意外的是,与电竞赛车息息相关的车企在商业赞助上一直处于“缺位”状态。

  传统赛事电竞化 赛车电竞或迎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