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护航,全社会协同,共筑未成年人健康上网环境
2019-12-26  来源:雷竞技出品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随着数字技术的狂飙猛进,90、00后一代人自出生起就被席卷入互联网浪潮之中,成为网络时代的“数字原住民”。

  据《2018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统计,在中国互联网用户中,未成年人已达1.69亿,其互联网普及率超九成,高达93.7%。网络,为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开启了便捷的信息之门。但与此同时,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也跃然纸上:未成年网民遭遇违法不良信息的比例,占比接近其总数的三成。

  复杂的互联网平台生态与庞大的未成年人网民体量,意味着国家社会之于未成年的保护,已面临全新且迫在眉睫的挑战。同时,直面这个从未有过、且牵涉面极广的宏大命题,我们往往也面临“怎么做”、“谁来做”、“做什么”的叩问。

  怎么做?立法先行,切实保障未成年人网络权益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的前提。唯以立法先行,做好顶层设计工作,才能推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切实执行、有效推进。当前,我国接入互联网如今已超过20年,为规范互联网上的各种问题,过去,国家制定了许多法律法规,但在针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建章立制层面,我国相较于欧美日韩等已构建相对完善保护体系的国家和地区,曾一度相对滞后。

  随着数字中国的迅猛发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立法列车也开始驶入快车道。2016年10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随后两年,文化部、中宣部、新闻出版署等部门先后五次发文,规范游戏行业,要求实名注册,限定游戏用户充值金额,落实“网游未成年人家长监护工程”,加强游戏内文化内涵建设。

  随着一系列的措施出台,进一步落实法制建设成为可能。今年10月,历经多年酝酿,《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迎来大修,新增“网络保护”专章,并明确规定,国家保护未成年人依法使用网络的权利,保障和引导未成年人安全、合理使用网络。

  “网络保护”专章的制定,意义重大深远,它秉承了对未成年人负责的态度,以积极姿态应对网络社会发展所带来的挑战和影响,从而弥补了我国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方面的立法空白,为政府部门监管执法提供了依据,同时也为各方主体的行为责任,给出了具体的方向指引,进而能够自源头和机制上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促进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

  在法律框架下,未成年人保护的各个环节都将有据可循。但同时,也应认识到,面向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与生态治理,仍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系统性工程,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唯有以法治为根基,同时加强政府、社会组织、互联网企业、学校、家庭等各方面的沟通与协作,方能形成立体、协调、有效的治理架构。

  谁来做?多方协同,合力建设未成年人立体保护网

  今年11月,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再发《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进一步提出多个方面的举措,主要集中在:实行网络游戏账号实名注册制度、严格控制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时段时长、规范向未成年人提供付费服务、切实加强行业监管、积极引导家长、学校等社会各界力量履行未成年人监护守护责任。

  可以看出,除约束互联网企业行为之外,《通知》也旨在构建以政府主导,连接各方主体共治的协同规制模式。藉由这样的思路,今年12月18日举办的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也随之特辟未成年人守护分论坛,就未保生态新路径的建设展开了深入探讨。知名教育专家尹建莉指出,家庭冲突是影响孩子游戏沉迷的重要原因,湖北罗针田小学副校长张玲建议家长和学校达成更多的共识。中国音数协副理事长张毅君在论坛上建议,企业在普遍实施技术未保的基础上,也应勇于推动家校共建等后续措施,从而逐渐积累形成相互配套、行之有效的未成年人守护体系。

  论坛上,腾讯互娱总经理崔晓春则表示,腾讯已迅速采取行动,赋能家校协同,上线家庭社区,打造数字时代有效沟通基地,用产品化手段及优质内容赋能家长和学校教师。

  的确,从虚拟网络世界观照现实,承载未成年人基本生活成长环境的学校、家庭,应有培养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打通守护“最后一公里”的决心。而如张毅君与崔晓春所言,以“万物互联”为根基的互联网企业,如今则有望成为连接家庭与学校的“数字枢纽”。

  做什么?多措并举,全方位探索未成年人守护新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