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小王上线!王思聪陪练游戏每小时收费666元
2020-04-22  来源:雷竞技出品  

  

电竞小王上线!王思聪陪练游戏每小时收费666元

随着电竞产业发展,电子竞技陪练师成为官方认可的职业,游戏陪练群体也逐步走向台前。经过过去几年的资本爆发、平台“百团大战”,以及淘宝、虎牙、斗鱼的入局,游戏陪练正逐步走向平台竞争的新格局。

“一开始出国时间很多,想找别人一起开黑,就在比心上找人一起玩,后来发现自己也可以接单,就慢慢开始了。”比心昵称为“小忧”的一位00后如是向记者表示,其是来自美国西雅图的游戏陪练,刚上大一,目前已从一个小白用户变成颇受欢迎的游戏陪练大神,最近她也没闲着,有空就接单,赚零花钱。

“小忧”今年19岁,她告诉记者,虽然是兼职陪练,但她在游戏陪练平台比心陪练上接单的收入,已能够覆盖在西雅图的日常开支。像“小忧”这样的游戏陪练,在比心上,有约300万的规模,不少是全职陪练。

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明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作为仍处在高速发展阶段的成长型市场,游戏陪练现阶段市场规模已达百亿左右,且呈现两极分化的局面。

有人花308万元找陪练

“小忧”目前是兼职游戏陪练,当被问到是否会将游戏陪练作为全职职业的时候,她笑了笑说,自己才大一,还没想那么长远。“能将兴趣爱好用在挣钱上,给父母买点礼物,就很满足了。”

和“小忧”不同,比心昵称为“建刚蛙”则是一位90后,其已将自己的职业重心转移到了游戏陪练上。在成为一名全职游戏陪练之前,她是某省级电视台员工,业余时间爱打游戏的她偶然接触到了游戏陪练,随后下决心辞掉了外人眼里颇为风光的工作。

“一开始家人还是很不理解,但后来做游戏陪练的收入超过了原来的收入,家人也就慢慢接受了。”“建刚蛙”告诉记者,她现在每个月简单接接单,收入轻松过万。

软萌的“小忧”和利落的“建刚蛙”,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游戏陪练。小忧将普通的爱好转变成能赚钱的兼职,顺便解决了移民后的孤独问题;“建刚蛙”则是将游戏陪练作为新的职业生涯起点。“建刚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很多人认为游戏陪练是青春饭,她并不这么认为,未来也会在陪练领域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职业规划。

据了解,处在金字塔顶端的游戏陪练收入能达到百万元以上,不少人月入过万元是常事。此前陪练平台捞月狗曾透露,平台上游戏陪练月收入最高达到十几万元。根据比心公布的《游戏陪练白皮书》,平台上已经有接近150万游戏陪练赚到钱,其中全职平均月收入7857元,兼职平均月收入2929元。有意思的是,定价最高的游戏陪练大神是IG战队退役选手王思聪(比心昵称:ig.wxz),陪练《云顶之弈》收费666元/小时。

杜明江表示,年入百万元的陪练大神,收入是相对多元的,订单收入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一些颇具潜力和特色的游戏陪练大神,有机会通过平台输送到合作的短视频MCN机构,扩大影响力,从而带来更多附加价值。

上述白皮书显示,超过2/3愿意找游戏陪练的用户是95后,也有不少用户消费能力惊人。以比心为例,2019年度,比心陪练平台订单消费金额最高的“金主爸爸”花了308万元找大神陪自己打游戏。

杜明江表示,年轻一代消费观念更开放,爆款手游带动游戏用户基数增长,两大因素共同推动游戏陪练这一新兴行业的崛起。“这些有陪练需求的用户,一方面想赢,快速获得游戏的胜利感,另一方面也是解决陪伴的诉求,很多年轻人毕业后,很少能和上学时代一样随时和好朋友开黑了。”

在与游戏陪练交流中,记者注意到,无论是90后还是00后,无论全职还是兼职,他们都将“陪人打游戏”视作一种正常的职业选择。从这个维度来看,游戏陪练,无疑成为Z时代的职业新选择之一。

红杉、启明等资本入局

游戏陪练平台,是一个专属中国游戏市场的现象。2014年以后,以鱼泡泡为代表的独立APP出现之前,游戏陪练主要存在于一些游戏公会。杜明江介绍,从资本角度看,介入较多的是2017年~2018年,是行业第一波爆发期。

从纵向时间线来看,2014年~2015年是游戏陪练平台的“萌芽期”,当时只有几亿元的市场规模,竞争并不激烈。2017年,有多款相关APP入局,被行业人士戏称为“百团大战”。当时也有媒体把2018年称为游戏陪练“元年”,头部平台开始加大投入,优化模式。此过程中,也有平台因为经营理念关系,即使拿到资本支持,也逐渐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