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熱”退潮后上市公司從踩雷走向保殼
2019-12-17  来源:雷竞技出品  

  

原標題:“游戲熱”退潮后上市公司從踩雷走向保殼

“錢已經燒完了,錯過了風口”,今年6月前后,經營小游戲公司的楊勇經過很長時間的掙扎后,關掉了與兩個合伙人共同經營的游戲公司。

楊勇不是唯一的一個在游戲退潮中關掉公司的人。事實上,經歷了資本狂熱后A股游戲類上市公司,正逐步走向冷靜和理性。

2015年和2016年,是A股游戲市場最熱的時候,那兩年行業規模的增長率均在90%以上。而資本對游戲公司的瘋狂追逐在這兩年也更為明顯,在對游戲公司的並購中,收購方普遍對被收購的游戲公司給出較高估值。Wind數據顯示,2015年,游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高達98.46,而當年A股的PE倍數僅為23.16。

但是,從2017年開始,中國游戲市場增長乏力,增長率持續下滑。易觀游戲分析師表示,今年以來,整個行業格局以劣質出局、游戲出海和小游戲為主。

數據顯示,2016年以來,游戲公司注銷、吊銷的數量急劇增加。2015年,注銷、吊銷的游戲公司僅為1122家,而2019年尚未結束,這一數字已經達到18710家。相比之下,從2015年至今,國內新成立的游戲公司共9247家。

除此之外,2015-2016年前后,中小游戲的資本狂熱開始出現“后遺症”。上市公司並購游戲公司過程中形成的巨額商譽,如今正變成壓力﹔一些被收購的游戲公司無法完成業績承諾,給那些曾在游戲領域進行外延式並購的上市公司不小的打擊,有些公司甚至開始“狼狽”保殼。

今年已有18710家游戲公司注銷吊銷

楊勇生活在深圳,今年年中的時候關掉了他的小型游戲公司,入職某大廠。他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家游戲公司是他和兩個合伙人共同經營的,經過很長時間掙扎后才決定關閉的,“下一輪融資很難敲定,我們的錢已經燒完了,錯過了風口。”

楊勇的公司成立於2016年8月,那時正是中國移動游戲的黃金增長時期。

易觀數據顯示,2015-2016年,中國移動游戲市場高速增長。其中,2015年中國移動游戲市場規模為570.8億元,較上一年增長104.7%,2016年市場規模達到1088.6億元,較上一年增長90.7%。

2017年開始,中國移動游戲市場增速開始下滑,當年的增長率銳降至31.7%,市場規模為1433.9億元﹔2018年,市場增長率進一步下降至11.7%,該年的市場規模為1601.8億元。

易觀游戲分析師告訴記者,今年以來,整個行業格局以劣質出局、游戲出海和小游戲為主。

隨著市場增速下降,良幣驅逐劣幣的狀況出現,游戲行業不少“楊勇”被迫出局。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5年間,新成立的游戲公司(包含公司名稱和經營范圍中含有“游戲”的公司)共計1255家,2016年-2019年(截至12月12日)新成立的游戲公司分別為1697家、1815家、1976家和2504家,增長緩慢。5年間,新成立的游戲公司共計9247家。

與新成立公司增長緩慢相反,五年間,注銷、吊銷的游戲公司數量卻急劇增加。其中,2015年,注銷、吊銷的游戲公司僅為1122家,小於當年新成立的公司數量﹔2016年,這一數字增長至3019家,2017年增至5336家,2018年,進一步增長至9705家。到了2019年,注銷、吊銷的游戲公司達到18710家,較2018年增長了92.79%。

記者計算發現,2015年-2019年間,新成立的游戲公司數量僅為注銷、吊銷的游戲公司的24.40%。

商譽減值導致利潤減少,有公司走到退市邊緣

在游戲市場規模高速增長的2015年和2016年間,多家上市公司也將觸角伸向了這個行業。截至2019年12月15日,Wind數據顯示,電子游戲類上市公司共計27家,總市值為3460.92億元。

據Wind數據顯示,2015年,電子游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TTM)高達98.46,2015年A股的PE倍數僅為23.16。但是,2015年-2018年,電子游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逐年下降,截至2018年,電子游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降至20.27。從淨利潤增長數據來看,2015年-2017年,電子游戲類上市公司整體淨利潤呈現逐年上升趨勢,但增長率下降很快,從2015年的83.48%降至2017年的21.52%。2018年,電子游戲類上市公司的整體淨利潤增長率為-197.65%,行業淨利潤首現負數,整個行業淨利潤為-113.97億元。

在2015年、2016年,上市公司瘋狂並購游戲公司,普遍出現了高估值的特點,形成了高額的商譽,2018年,一些被收購的游戲公司業績變臉,包括天神娛樂在內的多家上市公司計提了巨額的商譽減值,吞噬了利潤,成為導致行業淨利潤急速減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並購游戲公司為何會給不少上市公司帶來負面影響,某游戲上市公司前高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一是對游戲行業有誤判,中國游戲的發展實際上是內容和發行倒置,擁有流量的平台方話語權太強,導致頭重腳輕,內容同質化嚴重,長此以往游戲人才的自我迭代能力減弱,除了頭部廠商以外,小廠的競爭力越發萎靡,並購后也並不知道怎麼協同。二是,前兩年杠杆和資金的豐沛超越了企業認知和能力邊界,加上政策處於弱監管周期,游戲行業有著輕資產的質地卻有著財富快速累積的能量,所以價格一路攀升,游戲和影視並購當年成了賣方市場,價格過高導致收購時有太多內部夾層和外部債務,崩盤時不可逆轉。

在此背景下,*ST游久、*ST富控和ST天潤三家上市公司已經走到退市邊緣。

2019年即將結束,不少游戲上市公司在經歷過2018年大額商譽減值過后,扭虧為盈進而保殼就成為了工作重點。

■ 個案

*ST游久

兩年提10億商譽減值,擬賣房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