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走出电竞人
2019-10-25  来源:雷竞技出品  

  

  2000年的一个夏夜,酷暑高温与窗外的蝉鸣声令人抓狂,张宏圣却呆站在屋中,浑然不觉。他的目光久久不能从手上那张成绩单上的“F”移开——又有三门课不合格。这意味着因挂科过多而留级一年的他,不得不从上海交通大学退学。

  5年后的又一个夏夜,一样的高温,一样聒噪的蝉鸣。通过复读考上复旦大学医学院,并顺利读到大四的张宏圣,这次主动选择退学。

  当年25岁的他在宿舍里接到GamesTV创始人之一“妖魔”张哲希的电话,邀请他担任公司的电竞解说、主持人。但这是一份全职工作。

  放弃复旦大学的文凭,放弃成为工作稳定、体面的医生机会,“我只考虑了大概10分钟,就答应了他。”张宏圣说。

  如今,“BBC”张宏圣已是电竞圈内最知名的解说之一,也是沪上电竞传媒公司ImbaTV的联合创始人。不过,在他第二次退学的2005年,没有人能理解他的决定。

  人社部最新发布的电竞就业报告显示,电竞行业只有16%的从业者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如此低门槛的“打游戏”行业,却吸引了名校人才,这是一种浪费吗?

  张宏圣觉得并非如此,“电子竞技可不只是‘打游戏’,它更像传统体育行业,从业人员不只是选手——有俱乐部的教练、数据分析师、公关团队,也有相关公司的解说和其他工作人员。因此,16%绝对是偏低的。”

  “你能想象,国际足联和欧洲五大联赛的从业者们,大多数都只有高中、大专学历吗?”他反问。

  月底,兜里只剩10元

  张宏圣所在的ImbaTV不太好找。它“藏”在静安区灵石路上一栋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里。

  对于中国的电竞行业,灵石路是一个绕不开的地方。一条普通的小马路,集聚了超过20家知名电竞企业,形成了完整的电竞生态,在业界内有着“宇宙电竞中心”之称。

  园区内楼房由旧厂房改造而来,低矮而朴素,匿在树荫下。走进小楼,穿过充斥着鼠标、键盘敲击声的ImbaTV办公大厅,记者在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见到张宏圣。他与一群人坐在沙发上,紧盯着屋里唯一的光源——一台大电视。屏幕上,双方选手正在进行足球游戏对战。见到记者,他赶忙起身走出房间,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足球赛’,房间里还有俩公司的合伙人在看球。这帮人搞了个联赛,规则特别复杂。”

  2014年6月6日,张宏圣与“117”沈伟荣、“海涛”周凌翔、“83”吴仲宇、“小马”梁若冰和张哲希,6名电竞传媒领域的元老级人物一齐染白头发,在微博上宣告ImbaTV的成立。他们曾共事多年,离开之前的游戏公司时,其中3人已经拥有公司股份。

  “有股份的人当时都签了一个象征性协议,拿了1元钱,放弃了股份。”张宏圣说。

  他们之前所在的游戏公司自其前身GamesTV创立起,几经沉浮。用张宏圣的话说,“从六七个人,年营收总流水200万元左右,做到百来号人,1.5亿元的总流水”。就是在那段时间,张宏圣从一个非职业选手出身的草根解说成长为中国电竞圈的名嘴。

  2013年夏天,在第3届DOTA2国际邀请赛4进3的比赛中,最后一支来自中国的俱乐部同福战队被淘汰。镜头切到解说席时,另外两名解说哽咽得说不出话,而张宏圣很快克制住情绪,总结、收尾。这是他解说生涯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

  在网络问答社区中,网友们这样评价他——学习能力强,涉猎领域广,情绪控制得当,控场能力极强。更有人直言,张宏圣是电竞传媒界的“卧龙”,得之“可安天下”。

  但没多少人知道在台前永远笃定控场的张宏圣在事业低谷期曾有多难。最艰难的2008年,公司财政出现问题,员工纷纷离去,张宏圣的收入骤降到每月3000元,而工作量不减反增。

  一个冬夜,他加完夜班,准备坐夜班公交回家,却迟迟等不到车。“当时的夜班公交车45分钟一班,可能是我到车站时刚开走一班吧。”忆起那段艰苦的日子,张宏圣报以一笑,“当时收入低,每月都是‘月光’,到月底,兜里只有10元钱。”

  半夜的上海街头,气温跌到零摄氏度以下,天空开始飘雪。张宏圣在车站前缩起身子,等足了40分钟。车来的时候,“脚已经冻得快没知觉了”。

  但当记者问张宏圣“最困难时是否后悔没做医生”时,他眼里笑意未减。“反正我是不可能做医生的,学医要背的东西太多了,太痛苦了。”张宏圣半开玩笑地回答,“真要说后悔,肯定是在交大被退学的那年比较后悔。”

  在学业与电竞之间

  包括张宏圣自己,所有人都没想到,2000年,张宏圣在留级1年后,因沉迷游戏,挂科3门被上海交大退学。